美文:简,是静美,亦是净美

  美文:简,是静美,亦是净美

美文:简,是静美,亦是净美

  简,仅仅一个字便蕴含万千哲智,折射丝缕辉光。

  许多人,用一辈子也悟不出一个“简”字的真正含义。总以为醉生梦死的追逐,灯红酒绿的翻腾是生活的乐趣。

  直到最后,才知道真是最好的境界,贯穿到生活中,概括就一个“简”字。

  一个“简”真太了得,似乎是良药,通治尘世惯病。不简,就纠结也复杂更累赘,不简,就负重也牵绊更凌乱……。

  化繁为简,去之糟粕取精华。溺水三千,只取一瓢。

  从简,说到底就是把所有的复杂简练了,简单了。烟云流水,见不到朦朦,听不到汹涌。

  心若从简,风轻云淡,朗月照花。也因为简来,行走在幽深处即见栁暗花明又一村。顿时,一道道阳光匝照,一半明媚,一半简阳......

  这个世界,红尘滚滚,辗转百回。简,即尘埃落定。不见飘渺尘扬,不见栁烟滚缭,不与泥沙相混,不慕铅世浮华。

  轻盈的心唯恬淡。从简的心,绝不会守不住寂静亦不会躁动:从简的心,只寻简净,只求轻淡,只见明洁。衣袖一挥,不带走云彩,来去皆如风,无迹且洒脱。

  错综复杂那里见不到头绪,乱糟的一团,剪不断,理还乱。了不了,了了去,若是了难,不了更难,了了,一切轻巧,不了,带上枷锁。

  生活,需要你轻歌起舞,要么带着脚镣,要么盈快如蝶。生活就两种方式,要么放下,要么累积。智者的人生,从来都是追求简化,也只从简才返璞归真。

  岁月的长廊里,了无挂碍,悠游自得因为心灵简化了,处处也是风平浪静。再大的江湖碰上了复杂,你总不能用复杂去化解,事情的完美妥善,总不会停止在复杂之上运通。也唯独持简治去繁文缛节,方见真解。

  一个完美的人,向来简明。心性的复杂永远干不过简洁的心性。简洁心性的人,也只会简化一切,不生是非,不讨苦吃,不惹尘祸。原因很明了,身无一尘事纷扰,好过诸事缠身。

  简,是扬清激浊泾渭了明的坚定;是面对万千凌乱手起刀落豪杰。是应对三千浮光还守一盏青灯淡泊,是喧闹沸腾愿处一方素心的清寡。也正是这些,托生简净,应还恬静。

  简,更是一种充满禅意的生活态度。在孤寂中,不凋零,在繁华中,不张扬,是银碗里盛雪。他们洞若观火,撕开了物质社会那层浮华、名利、薄情、奢靡、堕落的虚伪面纱。

  他们带着雪的幽凉与真意,寂无色寂无声的演绎着,用最沉默、最简明扼要的方式,表达着心中无限事。他们不显露,隐忍,因为懂得,便不必多言。

  简,从来都是美的。是静美,亦是净美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更有种孤绝,幽凉之美,不浮华、不风尘、不被社会坏风气侵蚀,似傲霜斗雪凌寒吐香之寒梅,孤芳自赏。

  简,是大美。不以虚伪的表象和形式作掩饰,以最原始,最纯真之美,在这洪荒泛滥的岁月里芳香着,动人着。

  胭脂过重,色彩颇浓,薰香呛人。粉墨一番,修饰一番,画媚一番,妆嫫费黛,玲珑精饰,看似惊艳绝美一身,掩不住三层胭脂粉的抹掩,当卸下妆始终一回简淡。

  这时,你咋一瞧,那素面朝天,瞳孔透美,简逼晕红的自然面廓,似是早春枝芽吐露的新绿在绽开,照然着原始生动,勃生气色。赛过万紫千红的那一抹浓烈,虽芳香四溢,却不能悠久。

  素面相对,持本来面目,不花哨不掩饰,只留下一颗素白白的心,在至繁的尘世里,闪亮着清澈的简纯。

  引申而来,生活本来就不复杂,你若复杂了,那必定你去粉黛了它。这时,就必须需要一个卸妆过程,才回到原始的简心。直到了最后,还是回归到最初简单又简约的生活里来。

  幽幽岁月,浮生若梦,一曲“枉凝眉”惹得夕阳斜。开始疯狂地迷恋素朴,简单。它以一种饱满而简明扼要的质感袭击了我,使我耽美其中,沉醉不知归路。

  从简了气场不大,格调也不高。若是奢华铺设,还真不敢过场,只怕折煞了向来追求那一种淡雅中简单的美。

  “良田万顷,日食一升;广厦千间,夜眠七尺”,简的生活,比想象的要简单的多。只可惜,我们往往总在为一些不必要的念头埋单,舍本逐未中折腾得很......

  其生若浮,其死若休。日月蹉跎,半生已度。最滋养人的,却原来是这份简藏淡淡然的心。